我省建成 823 個人民法庭和 230 個巡回審判點

  
2021-09-18 11:02:56
    

 

1
 


2
 


3
  


  四川法治報全媒體記者 夏菲妮
  
  15日,最高法舉行新聞發布會公布數據:2020年,全國人民法庭辦理了基層法院四分之一的案件,法官人均辦案232件。記者從省高院獲悉,在我省,人民法庭的責任更為凸顯——3年來,全省人民法庭的結案數,約占基層法院結案數近40%。
  
  人民法庭處在司法服務基層社會治理的最前沿,小法庭發揮著大作用。據省高院相關負責人介紹,近年來,我省法院不斷優化人民法庭布局,大力實行巡回審判,踐行“楓橋經驗”,為人民法庭賦能基層社會治理現代化注入強勁動力。
  
  如今,在川蜀大地上,星星點點分布了823個人民法庭和230個巡回審判點。它們鑲嵌在基層各個角落,主動融入城鄉基層社會治理體系,為保障和促進社會公平正義寫下了生動注腳。
  
  推進巡回審判深入基層化解矛盾
  
  “祝法官,我該咋個辦嘛?”8月1日,彭州市法院丹景山法庭法官祝增巧接到一個電話求助,訴苦的是一名年邁的老人。老人有糾紛要求助法庭,可腿腳不方便,住得離法院又遠。在詳細了解老人的訴求后,祝增巧隨即聯系了相關當事人,共同前往老人家中,現場辦理了相關立案手續并開展調解工作,及時高效地化解了這起糾紛。
  
  從事審判工作28年,祝增巧堅持“寧愿自己多跑幾趟、不讓群眾多跑一趟”。為此,她力行巡回辦案,用“田間法庭”“工地法庭”“病床法庭”“院壩法庭”審理案件,幫助當事人化解矛盾。祝增巧說,法官要盡可能方便群眾訴訟,讓群眾在司法活動中有更多獲得感。
  
  為方便群眾訴訟,全省人民法庭以“訴訟服務中心實質化建設”為主要抓手,把多元解紛貫穿于訴內訴外,將訴訟服務延伸到線上線下,“一站式”建設成效顯著,解決糾紛和服務群眾的能力水平不斷提升。案件辦理中,全省法院持續深化“分調裁審”機制改革,對簡易案件適用要素式審判方式,庭長牽頭聚力攻堅繁案,實現簡案快辦、繁案精辦,減輕當事人訴累。
  
  各具特色的巡回審判模式,也相繼建立。
  
  寧南縣法院白鶴灘法庭打造“摩托法庭”巡回審判品牌,每年巡回辦案80余次,用群眾聽得懂、看得明、信得過的方式解決糾紛、化解矛盾、案結事了,“沉浸式”參與法治建設,促進基層依法治理。
  
  鹽邊縣法院漁門法庭有針對性開展市區流動審判。一張折疊桌、四個小獨凳,外加法槌等必備的器件,一場簡易的庭審就可以進行了。據介紹,2017年至今,漁門法庭在市區開展流動審判10余次。
  
  石棉縣法院美羅法庭推行“一線工作法”,大力開展案發地調處、巡回審判,用“鄉言土語”釋法明理,讓“以案釋法”效果從“看熱鬧”向“真明白”轉變。三年來,傳統民事糾紛下降約20%。
  
  華鎣市法院高興法庭從定位“三農法庭”出發,探索形成“五速”涉農案件辦理機制,及時保障農民權益、促進農業發展,被省委政法委表彰為四川政法先鋒集體。
  
  ……群眾的需求在哪里,人民法庭的司法服務就跟進到哪里。“背篼法官”“馬背法官”“田坎法官”……法官們大力實行巡回審判,由單純辦案為主向主動參與基層社會治理轉變,更好地發揮了人民法庭面向基層、化解矛盾、定分止爭、參與治理的前沿陣地作用。
  
  踐行“楓橋經驗”推動司法服務全域覆蓋
  
  烏蒙山區,素有“雞鳴三省”之稱的敘永縣,是我省最大的少數民族雜散居縣,有苗族、彝族等30個少數民族7.8萬人。少數民族間的糾紛多發易發,且群體性特征較為明顯。為破解難題,2017年起,敘永縣法院創新“楓橋經驗”,以摩尼法庭為試點,以訴源治理為抓手,探索出民族雜散居地區矛盾糾紛多元化解的有效模式。2019年,摩尼法庭被國務院表彰為“全國民族團結進步模范集體”。
  
  近年來,敘永縣法院進一步總結發揚摩尼法庭經驗,在20個少數民族村寨設立“石榴籽”調解工作室,各選聘10至12名“彝族德古”“苗族苗王”等少數民族代表及鄉賢、村社干部擔任調解員,2017年11月至今年6月,成功調解糾紛908件,其中司法確認189件。
  
  “石榴籽”調解工作室被推廣至全省少數民族地區,成為法治四川的一張靚麗名片。在雪域高原上,德格縣法院馬尼干戈法庭踐行著“各民族像石榴籽那樣緊緊抱在一起”的理念。“將化解涉民族群眾矛盾糾紛作為構建民族和諧的關鍵所在,把民族政策融入到法治宣傳中,用真心換真情,用服務換溫暖,用熱情換笑容。”據甘孜中院相關負責人介紹,馬尼干戈法庭努力將政治效果、法律效果與社會效果相統一,促進民族團結,五年來,指導、協同人民調解組織化解矛盾糾紛150余件次,邀請調解60多件,依法審查確認、執行調解協議30多件次,使各民族群眾間的矛盾糾紛案件和解率達80%以上。2018年,德格縣法院被評為“全國民族團結進步創建示范單位”。
  
  緊扣基層社區治理需求,我省人民法庭積極參與和創新城鄉基層社會治理,為人民安居樂業、社會安定有序、國家長治久安筑牢法治根基,讓“楓橋經驗”在新時代持續煥發光彩。
  
  成都中院明確人民法庭推動訴源治理17項具體要求、43條具體措施,從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高度全面深化人民法庭工作,2020年,共訴前化解矛盾糾紛3萬余件。
  
  富順縣法院富世法庭成立物業糾紛聯合調處中心,實行“人民法庭+社區”聯動模式,根據分類治理思路,進行分級調處,物業糾紛同比下降65%。
  
  廣元市昭化區法院昭化法庭將古城文化與法治理念深度融合,依托全市法院“郭興利工作隊”工作思路,探索出“1+1>2”的基層治理工作模式。三年來,婚姻家事糾紛案件平均審理天數僅20天左右,一審服判息訴率達99.4%。
  
  射洪市法院沱牌法庭將法庭工作融入基層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中,主動融入黨委政府無訟村社創建,打造以高家溝村為代表的無訟村社4個,近五年無一糾紛進入訴訟,高家溝村榮獲“全國民主法治示范村”“全國鄉村治理示范村”稱號。
  
  阿壩縣法院麥爾瑪法庭與65名網格員、32名調解員、26名信息員建立“三員對接”聯調機制,破解“找人難、送達難、財產查控難”的瓶頸,多點聯動打造“小事不出格、服務不缺位”的解紛網。
  
  ……近年來,我省人民法庭健全參與社會治理、服務鄉村振興機制,推動司法服務全域覆蓋,因地制宜推進“一站式”訴訟服務建設,矛盾糾紛多元化解的能力增強。人民法庭工作進鄉村、進社區、進網格,調解組織、調解員進法庭,在村社、鄉鎮設立訴訟服務站、法官工作站3190個,形成“庭、站、點、員”相互交織的梯級司法服務網絡,“在線訴訟”+“巡回審判”新型審判模式確保了基層司法服務無死角。
  
  優化法庭布局增強人民群眾司法獲得感
  
  “成都鐵路運輸第一法院現在開庭!”5月25日,成都互聯網法庭公開審理一起名譽權糾紛案。法庭內,原被告座席被一塊高清電子屏取代,雙方代理人在屏幕另一端的攝像頭前落座,法庭調查、舉證質證、法庭辯論……各個庭審環節均在這一塊屏幕上流暢而清晰地進行著。庭審結束后,該案原告律師之一、四川迪泰律師事務所律師寧超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成都互聯網法庭的出現,讓老百姓打官司更便捷,確實是在給老百姓辦實事”。
  
  成都互聯網法庭,只是我省人民法庭基礎建設提速升級的一隅。全省有80.93%的法庭配備了審判業務用車,78.6%的法庭配備了科技法庭,基本實現四級專網互聯互通、電子卷宗隨案同步生成、網上同步辦公辦案……如今,走進人民法庭,人們不僅能感受到法庭的威嚴肅穆,更感嘆于信息化建設為審判帶來的變化。
  
  人民法庭布局優化,是一個系統工程和基礎工程。新形勢下,人民群眾對公平正義的需求不斷提升,人民法庭如何與時俱進?
  
  2019年至2020年,省高院全面調研、梳理法庭功能布局,結合司法體制改革和全省撤鄉并鎮改革實際,完成《人民法庭優化布局指導意見》,科學設置法庭優化布局條件,指導各中院完成優化布局初步方案,確保按期完成人民法庭優化布局。
  
  與此同時,一批新時代專業化人民法庭應運而生。
  
  成都興隆湖畔,一個現代法務集聚區正在高效運轉,為人民群眾提供全方位、全鏈條的法律服務。4月9日,成都金融法庭、成都破產法庭、成都互聯網法庭、四川大熊貓國家公園生態法庭四個專業法庭同時揭牌,入駐天府中央法務區。伴隨“四庭”的入駐,它們與先期成立的知識產權審判庭一同,依托省高院、成都中院、天府新區法院、成鐵第一法院、成鐵第二法院五個司法機關,進行有力整合、縱向深耕,構成入駐天府中央法務區的“五院五庭”深遠布局。
  
  此外,醫療法庭、環保旅游法庭、家事法庭、商事法庭等專業法庭也相繼成立,為當地群眾提供精準化的司法服務,以共建共治共享的原則高質量服務基層社會治理。
  
  成都市武侯區法院設立全省首個醫療法庭,制定《醫療損害責任糾紛案件訴前調解工作規程》,形成醫調委主導、法官和醫調委“1+1”全流程對接的訴前調解模式。今年1至7月,醫調委共接受委派調解63件,成功化解8件未進入訴訟程序,13件進行司法確認,占醫療糾紛案件33.3%,調解協議總額達403萬余元。
  
  仁壽縣法院聚焦產業布局,轉變法庭職能,打造環保旅游、家事、商事等專業法庭,推動司法服務精準化。護航鄉村振興,把非訴解紛機制挺在前面,“府庭”合力預防化解糾紛2.7萬余起,培育“無訟村和社區”20個。
  
  巴中法院在類型化案件相對集中的區域,設立道交、家事、勞動等專業化法庭8個,“庭、站、點、員”“四位一體”全覆蓋的基層司法服務網絡和“1小時訴訟服務圈”基本形成。
  
  巴中市恩陽區法院柳林法庭探索出“調解五步法”“家事審判風險告知前置”家事審判模式,2018年到今年6月,調解案件575件,調解率67.7%,走出了山區法院家事審判改革的新路子。
  
  ……我省開展優化法庭布局工作以來,全省法院共撤銷法庭121個,增設法庭22個,調整464個法庭管轄范圍,法庭數量從922個精簡到823個,推動形成具有四川特色的人民法庭布局體系,不斷增強人民群眾司法獲得感。
  
  1、成都互聯網法庭首案開庭
  
  2、8月1日,彭州市法院丹景山法庭法官祝增巧來到老人家中,現場辦相關立案手續并開展調解工作
  
  3、7月,敘永縣法院摩尼法庭法官與“石榴籽”調解員共同調處一起涉當地少數民族糾紛
  
  省高院供圖

免费古装A级毛片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