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淪與覺醒

  
2021-09-24 11:27:06
    

 

  □李波濤
  
  寒冬之夜,冷風如刀,刺痛了酒醉后的駱春林。他慢慢地撐起身子,坐在公園的長凳上,抬頭望著薄霧中的寒星,隱隱間,他看到了離開的爸爸媽媽,看到了那閃爍著誘惑之光的東西。一瞬間,委屈傷心都盡數化作了淚水。
  
  “這是我最后一次流淚了。明天,當朝陽升起的時候,這個世間就再也沒有駱春林了。”駱春林拿出一個指甲蓋大的白色袋子,喃喃自語道:“媽媽,它讓你付出生命代價,真的值得嗎?既然這是你的路,我便也走一走吧。”
  
  “警察!”陡然,一道怒喝打破了駱春林的幻想,三名身穿制服的警察站在了他面前。
  
  禁毒大隊辦案區,駱春林呆呆地坐著,始終沒有言語。他并非不想說,更不是要與警察對抗,而是覺得沒有說的必要,這個世間他本就已經不再留戀了。吸毒并沒有帶來媽媽平常那種快樂滿足的感覺,有的只是惡心難受和心中的傷痛。
  
  “游隊,這孩子叫駱春林,才剛滿十六歲,沒有監護人。”民警李兵一籌莫展地說。游林說:“大好年華啊,怎么會走上這條不歸路……他為什么沒有監護人?”“我們查了,也找社區的人問了,駱春林六歲的時候父親就去世了,前幾天母親也跳樓自殺了。”李兵說。
  
  游林恍然大悟,整理了一下警服,轉身走出辦公室。辦案區內,駱春林始終低著頭,沒有言語。他恨這個世界,恨那些將毒品賣給媽媽的壞人,恨生產毒品的人,甚至有些恨眼前這些警察。為什么世界要這樣不公?為什么壞人要將毒品賣給媽媽?為什么警察不將所有壞人全部抓走?
  
  作為禁毒大隊副大隊長,游林見過太多因各種理由吸毒的人,無論哪一種,都印證了一句話——一日吸毒,終身戒毒。他給駱春林遞上一杯熱水,輕聲道:“孩子,你知道你現在走的是一條什么樣的道路嗎?”駱春林沒有回答,甚至連眼都沒有抬,更沒有去接那一杯熱水。
  
  游林收回手,抽來椅子坐在駱春林的身邊:“孩子,你今年十六了吧,平常喜歡干啥?打王者嗎?還是玩吃雞、英雄聯盟?”駱春林依舊保持著原來的動作,根本不為所動,這一切曾經是他最喜歡的東西,但是現在都已經變得不重要了。
  
  游林在心中嘆息一聲,伸手輕撫過駱春林的額頭。這一瞬間,駱春林身軀一顫,抬頭望了一眼游林,隨即又低下頭。這讓游林心里燃起了一絲希望:“孩子,你有事可以給警察叔叔說,我們幫助你。”
  
  “警察叔叔不但要抓壞人,更要讓壞人變好人。”李兵也出言勸解。“我不是壞人,你們才是壞人。”聽了這話,駱春林怒吼道。李兵一怔,轉頭對游林道:“游隊,我看他就是一個吸毒慣犯,我們調取了公園的視頻監控,現場查獲了吸毒工具和未吸食完的冰毒,要處理他,證據足夠了。”
  
  “處理?慣犯?”駱春林冷笑一聲,便又低下頭不言語了。游林揮手止住李兵,再次輕撫駱春林的額頭:“孩子,警察叔叔不是壞人,社會需要秩序,國家需要法律,有警察叔叔的守護,大人才能安心工作,孩子才能開心快樂的成長。”
  
  “開心快樂的成長?你不覺得這是一個笑話嗎?”駱春林笑了,流著淚笑了。游林望著流淚的駱春林,心中稍安。他知道,雖然剛才只是簡單的交流,但是自己的這些話已經刺激到這個孩子,讓他愿意開口與自己爭論。有爭論就有真相,有真相才能夠相助,這是游林多年來工作的經驗積累。
  
  接下來,駱春林的話明顯多了,他開始講父親,講母親,講自己的故事。原來,駱春林的父親因吸毒被公安機關教育后非但沒有改變,反而沉淪其中;母親為了讓父親戒毒不惜以身試毒,卻染上毒癮難以自拔,最終跳樓自殺。母親死后,駱春林的人生已然沒有半點希望,這才萌生出了嘗試毒品的想法。
  
  夜晚,燈光昏暗,寒意漸濃。駱春林走在熟悉又陌生的街道上,望著前方的涪江,游林和李兵靜靜地跟在他身后。“媽媽!”突然,駱春林大喊一聲,發瘋一般向前沖去。嘩嘩的江水如同嗚咽哭泣,沖到岸邊時他回頭對正快速跑來的游林道:“謝謝你,警察叔叔,可我真沒勇氣活下去了。”說完就跳入涪江中。
  
  “孩子!”游林驚呼一聲,奮不顧身跳入涪江,摟著掙扎著的駱春林。“游隊!”李兵也驚呼一聲,急忙打電話通知大隊同事,隨即跳入江中。
  
  醫院里,駱春林坐在病床前淚流滿面,緊緊地抓著游林的手:“游叔叔,我錯了……游叔叔,你讓我看到了希望,讓我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像你一樣的警察叔叔在關心我……只要你醒來,我就改掉所有壞習慣,我會繼續讀書,再也不吸毒了……”“游叔叔,只要你醒來,我把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訴你。我們一起抓住那些害了我爸媽的壞人。”
  
  “孩子!”微弱的聲音響起,那雙大手顫抖著抬起,輕輕地撫摸著駱春林的額頭。
  
  此刻,一張大網正悄然升起,向著罪惡的深淵籠罩而去。(作者單位:三臺縣公安局)

免费古装A级毛片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