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拒出示健康碼踹門被割傷賴物業

  
2021-08-17 11:32:10
    

 

  女子凌晨酒后回家,不配合物業保安防疫檢查,還踢壞單元樓的玻璃門導致自己受傷。事后,女子到法院起訴小區物業,要求賠償其醫藥費、誤工費等5萬余元。物業需要擔責嗎?踢壞單元玻璃門被割傷醉酒女子:全怪物業
  
  2020年5月5日凌晨,吳女士酒后回到自己租住的小區,因出示健康碼的問題與小區保安發生爭執。當晚零點30分左右,吳女士進入小區走到單元樓下,因沒有帶單元門門卡,便按門鈴要求物業24小時值班人員開門。
  
  但在吳女士按門鈴的兩三分鐘里,值班人員并沒有幫她開門。這時,她一邊拿著手機錄視頻,一邊抬腳猛踹單元玻璃門,并說“我跟你講我今天受傷了就賴你哦”“可以了,現在全受傷了”。
  
  結合物業提供的監控和吳女士自己拍攝的視頻可以看到,當時穿著高跟鞋的她,在玻璃出現破碎后仍連踹八九腳,直到將玻璃門徹底踹碎,碎片灑落一地。穿著短裙的吳女士在踢玻璃門時被玻璃碎片劃傷了大腿、手臂等部位。
  
  經診斷,吳女士右大腿后側有一縱斜行傷口,長約20厘米,深及肌肉;右膝及右足部創口各約6厘米;右肘部創面約5厘米,深及骨質;右腋下兩道傷口,分別長約2厘米、5厘米。后來,吳女士為了祛疤,花費約4萬元。
  
  2020年9月,吳女士以侵權責任糾紛為由將物業起訴到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區人民法院,要求賠償醫藥費、誤工費、精神損害撫慰金等共計5萬余元。
  
  吳女士認為,小區物業對小區業主負有安全保障義務,物業管理人員應當及時提供開門服務。因物業管理員拒絕給她開門,她情急之下踢的單元樓下玻璃門,加上安裝的不是鋼化玻璃,玻璃破碎導致她受傷,所以物業有過錯。不出示健康碼破門而入物業:我們太難了
  
  聽說吳女士真的將此事怪罪到物業頭上,還將物業公司告上法庭,幾個保安哭笑不得。
  
  “她拒不出示健康碼卻強行進入小區,穿著短裙,我們不便強行制止啊,所以立馬通知了領班,想著領班到場溝通后再處理,沒想到她真的破門了……”
  
  事后,物業公司第一時間報了警,并撥打了120,將受傷的吳女士送醫。
  
  2020年6月5日,經派出所調解,吳女士一次性向小區業委會支付玻璃維修費用4000元。派出所就此出具《治安調解協議書》,雙方在該協議書上簽名確認。協議書載明的主要事實包括“吳女士因登記出示健康碼的問題與小區保安發生爭執,后其將該大廳的兩扇玻璃門踢碎了……”女子受傷不能賴物業法院:駁回全部訴訟請求
  
  西湖區法院審理后認為,本案發生在疫情嚴控期間,物業遵守疫情防控要求做好出入人員的查驗事宜,正是其行使對小區住戶安全保障義務的體現。關于吳女士所主張的涉案傷害,因管理人的安全保障義務屬于過錯責任,應由吳女士對物業是否盡到安全保障義務承擔舉證責任。
  
  結合《治安調解協議書》中雙方確認的事實,可以認定物業是因吳女士未出示健康碼而拒絕開門。即物業未開門是事出有因,不存在侵害原告權利的主觀過錯。退一步說,即便物業是無故拒不開門,該拒不開門行為與吳女士暴力踹門致傷之間亦不存在因果關系。吳女士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其明知踹碎玻璃門可能產生的損害后果,卻放任自己以踹門的方式發泄情緒,最終造成自己受傷和公共財物受損的雙重后果。該損害后果的發生由吳女士自己造成,與物業無涉。
  
  綜上,吳女士未能舉證證明其受傷系因物業未盡安全保障義務所致,其主張被告承擔支付其醫療費等費用的訴訟請求,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法院均不予支持。
  
  據此,法院一審判決駁回吳女士的全部訴訟請求。目前該判決已生效。
  
■法官說法
  
  主動配合疫情防控是每名公民應盡的義務。在抗擊疫情關鍵階段,公民應嚴格遵守疫情防控工作要求,嚴格執行疫情防控措施,這不僅是道德層面也是法律層面對每名公民的要求。
  
  本案中,物業工作人員要求吳女士出示健康碼,吳女士拒不出示,物業工作人員從防疫管理、安全角度出發,不開單元門并無不妥。
  
  吳女士在與物業就查驗健康碼問題發生沖突,物業拒絕為其開門時,憑借沖動做出了踢門自傷的行為,顯屬不當。吳女士不僅造成小區公共設施損壞,也導致自己受傷,于人于己均不利。 據人民法院報

免费古装A级毛片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