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雨慘被砸 找不到侵權人如何維權?

  
2021-07-21 10:10:52
    

 

  四川法治報全媒體記者 王一多
  
  到屋棚下避雨,沒想到遭遇飛來橫禍。李某避雨時被一塊碎玻璃砸中頭部,經司法鑒定其傷殘等級為二級。這是誰家飛來的玻璃?又該由誰賠償?遭殃的李某一下告了附近10戶人,最終,其中7人被判承擔賠償責任。
  
  這是成都市雙流區法院近日公布的2020年度十大典型案例的其中一例,據悉,此次該院公布的案例聚焦人民群眾關注度高社會影響大的問題,以充分發揮典型案例對社會行為的引領作用。
  
  2018年7月2日14時許,天降大雨,正在街上的李某連忙跑到某小區一樓茶鋪玻璃門外搭建的布棚下避雨,突然,一塊飛來的磚頭砸碎了玻璃,李某的頭部不幸被掉落的碎玻璃砸中,后經司法鑒定,李某傷殘等級為二級。傷愈后,李某決定起訴侵權者賠償損失,可是,這時李某卻犯了難,誰才是侵權者呢?因為事發地點周圍的住戶眾多,房屋屋頂或多或少都搭建了彩鋼瓦、石棉瓦,也擱置了磚頭。而且事發當時天氣惡劣,正下著大暴雨并伴有大風,不少屋頂都有彩鋼瓦、磚塊被吹翻受損的情況。李某無法確定侵權者,只好根據《侵權責任法》之規定,將史某、茶鋪房主等10名附近住戶訴至法院,請求其支付醫療費等各項賠償款。
  
  雙流區法院經審理認為,李某的損失應當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所有人給予補償。關于責任認定,法院調查發現,是因為大風刮來磚頭砸碎了茶鋪的玻璃,從而導致李某受傷,但茶鋪房主已對玻璃門采取合理的防范措施,故茶鋪房主對損害后果不存在過錯,其余兩名房屋屋頂未搭建建筑物的住戶,不存在致害可能性,不應承擔補償責任。史某等7人的房屋均不能排除致害可能,綜合考慮房屋致害可能性大小的程度,分別承擔相應的補償責任,史某等7名被告承擔補償責任共計584279元。
  
  宣判后,6名被告提起上訴,二審法院經審理認為,造成李某受傷的原因既有事發時惡劣天氣的自然原因,也有事發地點周圍建筑物上搭建彩鋼瓦、放置磚頭等擱置物的人為原因。根據造成危險程度大小,酌定自然原因造成損失的比例為30%,不應作為侵權損害的損失認定。同時,二審法院認為,李某在強風暴雨惡劣天氣下,去街沿上搭建的布棚下躲雨,被提醒危險后仍未及時進茶鋪,未盡到社會普通公眾應盡的注意義務,其自身存在過錯,應自行承當10%的過錯責任。同時,結合房屋致害可能性的大小,分別酌定史某等7人向李某補償被侵權損害的損失為 408995.3元。
  
  典型意義
  
  近年來,高空拋物、墜物事件時有發生,嚴重危害公共安全,損害人民群眾人身、財產安全,極易造成人身傷亡和財產損失,引發社會矛盾糾紛。在本案審理過程中,人民法院通過舉證責任分配原則推動當事人積極查找證據,并多次到事發地點勘查地形,到街道辦、公安局、氣象局等相關部門依職權調查取證,充分運用科技手段及日常生活經驗法則,排除非侵權人,盡量準確查找可能侵權人,依法判決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承擔補償責任進行裁判,合理分配責任,有效維護了被侵權人的合法權益,實現了社會公平正義。同時,本案警示高層建筑物的使用人、管理人在使用的過程中,負有更高的注意義務,在保持建筑物原先建筑結構前提下,積極維護、保養、適時加固建筑物,同時不違法搭建、不隨意擱置帶有安全隱患的磚塊等物體,還要積極采取措施督促周圍鄰居盡到注意義務。

免费古装A级毛片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