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愛上盲人按摩師并為其買房 5年后,兩人因百萬房款對簿公堂

  
2021-10-20 10:54:19
    

 

  黃穗 四川法治報全媒體記者 劉冰玉
  
  成都女子張某到一家按摩店按摩,喜歡上了盲人按摩師魏某。兩人戀愛期間,由張某轉賬購得成都高新區房屋一套,購房人姓名為魏某。后兩人感情決裂,張某離開魏某,一走便是5年。5年后,張某歸來,將魏某告上法庭,要求歸還當年代其墊付的購房款……近日,記者從成都高新區法院了解到,該院審理了這起不當得利糾紛案,依法判決被告魏某向原告張某返還不當得利108萬余元及資金占用利息,被告魏某承擔該案訴訟費、保全費用及律師費。
  
  > 初次見面
  
  女子對按摩師心生好感

  
  張某系成都市龍泉驛區人,魏某家住成都天府新區,系某按摩店店主。
  
  2014年盛夏的一個傍晚,張某在朋友家參加完聚會后,回家的途中經過一家按摩店,店名和按摩師的介紹吸引了她。該按摩店外的廣告牌顯示,按摩師魏某多次獲得成都市乃至四川省的按摩獎項。張某心想,反正回家也是閑著,便決定去體驗一次。
  
  進店后,張某主動提出要按摩師魏某為她提供按摩服務。初次見面,張某發現魏某個子高挑、五官俊朗,心里甚至暗暗懷疑魏某是否真的是一名盲人。在按摩過程中,魏某主動與張某攀談,傾聽她心里的苦悶和生活瑣事,并且給與了暖心的安慰。兩個小時的按摩過程中,張某發現魏某雖然眼盲,但是頭腦活絡、心思細膩,頓時就對魏某心生好感。
  
  > 念念不忘
  
  兩人確立戀愛關系

  
  回家后,張某輾轉難眠,腦海中總是想起那家按摩店和盲人按摩師魏某。之后幾天,張某無論是買菜做飯,還是和朋友打麻將,都像丟了魂兒一樣,腦海中情不自禁地浮現和魏某相遇的畫面。接下來的兩個月里,張某不顧遠距離奔波之苦,多次往返于龍泉驛區和天府新區之間。那家按摩店對于她而言,不再是一家普通的放松身心的消費場所,而是她的一處情感寄托,承載了她對美好愛情的渴望和對幸?;橐龅南蛲?。
  
  魏某雖然眼盲,但是心智健全,作為經營一家按摩店多年的老板,他甚至比一般人更加精明能干,深諳人情世故,體察世態人生。在多次與張某的接觸和交談中,他發現張某已經深深地迷戀上了自己。確認這一事實后,魏某的內心閃過一絲竊喜,一方面是因為這么多年來,周圍人不是因為他是盲人而同情可憐他,就是看上了他經營的店鋪的進賬頗豐,另一方面是因為周圍的親戚朋友陸續組建家庭,夫妻和睦、兒女繞膝,盡管自己物質條件優越,但是內心也向往一份真摯純粹的感情,渴望找個人組建一個幸福的小家,過柴米油鹽的煙火生活。
  
  郎有情妾有意,一來二去,兩人就確立了戀愛關系。
  
  > 購買房產
  
  女方代為支付購房款

  
  在張某和魏某交往期間,魏某提出計劃購買一套房子用于兩人共同居住生活。魏某對張某說:“我們去訂購一套房子,作為我們共同的家,錢的事你不用操心,我經營的按摩店還可以,每天都有現金進賬,就用店里的收入去買房。”張某見到魏某如此誠懇,心里十分感動,于是也對魏某說:“我理解你的一片心意,我想和你好好過日子,無論是打理店里,還是買房子,自然要與你一起承擔,但是按照現在的房價,首付估計要90萬元左右,大量的現金不安全,我去辦理按揭和轉賬支付,你專心經營店鋪,以后再用店里的現金收入來補償我。”
  
  兩人一拍即合,口頭約定了張某向銀行申請80萬元按揭購房款,每月支付1.5萬元按揭款項,而魏某則以經營店鋪的收入補償張某承擔的大額首付款和按揭款。經過將近兩個月的反復聯系中介、實地查看等,張某和魏某相中了位于成都高新區的一套四室一廳兩衛房屋。
  
  2015年8月15日,恰逢雙方認識一周年,魏某作為買方,與房東李某、王某簽訂了《房屋轉讓合約》,成交價為230萬元。同年9月15日,張某向李某轉賬92萬元,并在轉賬支付中附言:購房款。同日,李某向張某出具一張《收條》載明:今收到張某代魏某支付位于高新區某房屋的購房款92萬元,另收現金3萬元,共計95萬元。9月21日,張某代魏某支付房屋相關過戶費用,共計96萬元。
  
  交房后,張某憑借自身的專業知識和工作經驗,裝修并改造了該房屋,將客廳用隔斷一分為二,其中一間用作按摩房,把衛生間通道打掉改造成了兩個衛生間。此外,張某以魏某為收件人,所購房屋為收件地址,在淘寶上購買了桌旗等軟裝物品。該房屋裝修完后,鑒于魏某精湛的按摩技術和一批忠實客戶,兩人約定將其中一間按摩房用作共同經營,魏某負責按摩,張某負責收銀打理店面和照顧魏某的日常生活。二人同心,其利斷金,按摩店名氣漸響,生意越來越紅火。
  
  > 矛盾漸顯
  
  兩人分手女方離開成都

  
  度過了蜜月期,張某和魏某之間的矛盾漸顯,兩人常因日?,嵤乱l分歧并爭吵,逐漸發展為內心的怨恨。張某產生了分手的想法。
  
  2016年2月,一次激烈爭吵后,張某說出了藏在心中已久的分手想法。魏某氣急敗壞地大罵了張某一頓,揚言要自殺,晚上還將張某拘禁了起來。此事發生后,張某心中十分害怕,暗自揣度魏某可能是隱藏得極好的極端偏執型人格,便在朋友幫助下逃出了魏某的拘禁,留下一條短信“告訴你,我死都要離開你”后,離開成都并更換了電話號碼,從此徹底從魏某的世界中消失了。
  
  > 故人歸來
  
  女子要求男子歸還房款

  
  近5年后的2020年6月,張某將魏某告上法庭,要求歸還她墊付的購房款及過戶、裝修等費用共計108萬元。
  
  庭審中,魏某辯稱,他已經將張某代為支付的購房款全部支付給了張某,張某無權向其主張不當得利返還。他自2004年起經營一家盲人按摩店,張某來按摩消費時雙方認識,后發展成為戀愛關系。為個人居住方便,他決定購買案涉房屋,張某認為他使用大量現金不安全,提出由張某向賣家進行轉賬支付,現金亦由張某自行去銀行存儲或做相應處置。在辦理過戶登記及裝修房屋中,張某每支付一筆款項均告知了他,他同時以按摩店收到的現金向張某予以相應的支付,不存在任何未及時支付的情況。
  
  魏某表示,自己完全有經濟能力全額支付購房款,他自2004年起就在成都高新區經營盲人按摩店,在成都市乃至四川省均小有名氣,年收入在2015年就達到了百萬元以上,完全有經濟實力向張某支付各類款項。使用現金支付是因為他系盲人一級雙盲,平時盲人按摩店收到的現金不便于及時存取,且當時他已經與前妻離婚,無人幫忙代存,因此盲人按摩店有大量的現金。他在購買案涉房屋時,向銀行申請了80萬元按揭購房款,每月支付1.5萬元的按揭款項,且在購房以后不到兩年的時間內全部還清按揭款,充分說明他年收入較高,有實力自行全部支付購房款。
  
  魏某還表示,張某與他在房屋裝修完畢后就分開了,至今已經長達5年時間,在此期間,張某卻從未以任何方式向他主張歸還任何款項,這個事實已經充分說明他根本就不存在欠付張某任何款項的行為,且本案已過訴訟時效。同時,他從未有與張某共同投資經營盲人按摩店的想法,從一 開始他決定買房為個人居住使用,且購房人至今只有一人的名字,購買的房屋是居住使用的性質,不可能用于開辦盲人按摩店,原告的訴請不存在事實依據。
  
  > 法院判決
  
  可以請求得利人返還利益

  
  高新區法院經審理認為,本案中,被告魏某僅對案涉大額現金的支付情況進行了當庭陳述,將舍棄銀行轉賬便利安全的原因歸于其雙眼一級雙盲的身體狀況,并以其年收入過百萬元的陳述證明其有支付能力,以原被告雙方存在戀愛關系的特殊身份,解釋了為何讓原告張某代為支付,并信任張某自行從被告魏某處一次性取走現金90余萬元。
  
  但是,魏某的陳述未能說明其在年收入過百萬元的情況下,在購置房屋時為何仍需貸款80萬元,并對交付時的細節(包括明確具體的金額、交付的方式以及原告拿到錢后如何離開、如何處理等)無法清楚描述。而原告張某提供的銀行流水可以證明其支付給房東李某的購房款系來源于其自身的理財資金,且在魏某所述的交付給張某大額現金的時間前后,并無證據表明張某的銀行流水有相應資金流入。雖然魏某提供了證明其支付能力的各項資格證書,但是根據本案實際情況以及現有證據,對于魏某已經支付給張某案涉款項的事實,缺乏依據及合理性,僅依據口頭陳述未能達到其證明標準,難以認定。
  
  由于案涉房屋已經登記在魏某名下,且由魏某使用,魏某已經取得了利益,原告張某基于錯誤的認識,在沒有法定的或者約定的義務的情況下,其利益發生不當變動的法律事實已經發生。根據《民法典》第九百八十五條對不當得利的規定:“得利人沒有法律根據取得不當利益的,受損失的人可以請求得利人返還取得的利益……”法院遂作出前述判決。
  
  法官說法
  
  該案承辦法官表示,審判實踐中,對于舍棄銀行轉賬的便利安全、以現金交付巨額款項的情形,法院會著重于對雙方的親疏關系、出借事由、款項來源、交付細節等事實進行全面審查,綜合判斷出借以及還款行為是否發生。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九十條第一款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應當提供證據加以證明。當事人未能提供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其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證明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的后果。”

免费古装A级毛片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