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內專家剖析成都互聯網法庭首案

  
2021-07-23 11:34:26
    

 

成都互聯網法庭首案宣判現場
  


  四川法治報全媒體記者 夏菲妮 王晗陽 實習生 劉小椒
  
  現場直擊
  

  小米一審敗訴
  
  本報訊(記者 夏菲妮 實習生 劉小椒)“駁回原告小米科技責任有限公司的訴訟請求,本案受理費13800元由原告小米科技有限責任公司負擔。”昨(22)日,成都互聯網法庭對小米科技公司訴網絡博主名譽權糾紛案作一審宣判。法庭認為,被告張某某發布的博文未對小米科技公司構成侵權,小米要求張某某刊登致歉聲明的請求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不予支持。
  
  該案是成都互聯網法庭自5月1日起正式受案后審理的首案,于5月25日公開開庭審理。庭審中,原被告雙方主要的爭議焦點在于,轉發微博的行為是消費者正常轉評,還是網絡大V未盡注意義務轉發虛假消息。
  
  法庭經審理認為,張某某并未對轉發的視頻做出修改,視頻本身已不存在對一般消費者而言顯而易見的與常理不符的情況,符合一般理性人的標準,具有一定的可信度,已盡到了內容可信的注意義務。
  
  此外,就張某某是否侵犯名譽權,法庭經審理認為,被告張某某雖為知名的數碼博主,但其既往的微博信息展示的多為對手機性能的對比及使用感受,很難去苛責其在明確知曉電視版的專業測評方式阻燃技術,故視頻內容不含有張某某以其基本專業知識可識別的明顯的侵害他人名譽之處。此外,對截取的圖片,原告指出,圖片中的消費者評價存在誹謗內容,法庭經審理認為,網絡空間具有傳播迅捷的特點,被告在截取小米京東自營旗艦店的每一條負面評論時,若都要審查其是否涉嫌侵權,既不現實,也不符合互聯網傳播的規律。故,張某某在微博發布的關于小米10至尊紀念版手機的涉案圖文屬于正當行使言論自由的權利,未構成對小米公司名譽權的侵害。
  
  ●法條鏈接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利用信息網絡侵害人身權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條之規定,轉發他人的事情,應對來源、內容盡到合理的注意義務,所發表的言論應具有一定的事實依據。
  
  一邊是知名公司,一邊是網絡大V,小米科技公司(以下簡稱小米)訴網絡博主名譽權糾紛案備受社會關注,網友紛紛發表評論。有網友認為,當下許多測評博主“拿人手短”,說昧心話坑消費者,應受到法律的嚴懲。也有網友認為,互聯網是一個輕松的環境,不應對轉發的每一條評論都小心翼翼。
  
  網友在轉發或者進行網絡評論時應注意哪些問題?發表言論應承擔怎樣的合理“注意義務”?該案的宣判將有哪些指導作用?針對網友關心的問題,記者采訪了法官、專家學者以及律師。
  
  知名企業應對公眾批評具有更高容忍度
  
  記者昨日電話聯系四川師范大學法學院黨委書記、教授唐稷堯,他告訴記者,這次宣判具有較強的實踐指導意義,最值得關注的是,判決確定了2個原則,一是知名企業應對公眾批評具有更高的容忍度;二是公眾在轉發評論時的注意義務邊界。
  
  唐稷堯進一步解釋道,知名企業在“聚光燈”下經營,在獲得收益的同時,也應當對來自社會的批評性、評論性言論抱有更高的容忍度。唐稷堯告訴記者,一審結果還指出了這樣一條標準,“基于互聯網環境下信息數量巨大、傳播迅速的特點,我們在判斷某個主體轉發信息是否盡到必要注意義務時,不宜超出普通人的審查能力而對信息的審查義務提出過高要求。”
  
  “知名企業對于該類社會評論和輿論監督應有一定的容忍度。”該案審判長、成鐵第一法院院長張艷秋也告訴記者,小米作為已有一定知名度的公司,其知名度與公眾的討論相輔相成,認定構成侵權其名譽權應當適用更高的審查標準。當民事主體發表的言論涉及知名企業時,不得以該類言論處于不具有明顯惡意的誹謗或者侮辱,且未超過損害知名企業人格的必要限度,那么知名企業對于該類社會評論和輿論監督應有一定的容忍度。
  
  四川明炬律師事務所律師廖永鈺表示,互聯網上的用戶可能是因為其個人遭遇發表帶有情緒的言論,其言語雖帶有對他人的貶損性評價,如該言語不涉及虛構或捏造相關事實,且尚未超出公民言論自由的合理邊界,不應認定該行為侵犯他人的名譽權。
  
  “網絡無邊,言論有界,邊界的確定不能大而化之,基于場景和身份的不同,那么邊界也有所不同,但均應堅持基本的底線。”張艷秋說,在網絡上發言應有基本事實進行支持,意見表達不應使用誹謗、侮辱性的言論,在自媒體時代,需要每名網民自覺遵守并相互配合,互相協調,共同發力于互聯網的科學使用,以此營造清朗的網絡空間。
  
  雖然本案未認定張某某發布的涉案兩篇博文侵害小米的名譽權,但張某某之后再發布網絡言論時應注意其言論發出點,使公眾了解到完整的信息,秉承網絡大V的社會責任意識,堅持正確的輿論導向。在宣判中,張艷秋如此勸誡。
  
  發表言論者應承擔合理的“注意義務”
  
  網友在轉發或者進行網絡評論時應注意哪些問題?

  
  對此,記者采訪了四川坤弘律師事務所律師廖禮楠,他解釋道,本案被告微博大V的身份與普通微博用戶在傳播能力上有一定差異,發表有關言論應當承擔合理的“注意義務”,包括“所述事實應基本/大致屬實”“意見表達總體公正”“陳述或者評論未使用侮辱性言辭”“當言論涉嫌侵害他人合法權益時,所致不利影響擴散時,應積極配合查證并消除不利影響”四個方面。
  
  針對社交媒體用戶擔心可能因言論惹上官司的擔憂,廖禮楠解釋道,構成侵害名譽權需要滿足以下四個要件:加害人實施了侮辱、誹謗等毀損名譽的加害行為;加害人的加害行為指向特定的民事主體;加害人的加害行為為第三人所知悉;造成了受害人客觀社會評價降低的損害后果。“此外,如果行為人為公共利益實施新聞報道、輿論監督等行為,影響他人名譽的,構成免責事由,不承擔民事責任。”
  
  “在產品不如預期的情況下,用戶發表的帶有一定程度夸張的表述和評論都是可以理解的。”廖禮楠說,與“惡意詆毀”相比,用戶評論需要有基本的事實依據和可靠的信息來源,不能捏造或者歪曲事實。
  
  “網絡非法外之地,是現實空間的延伸,二者沒有本質區別。”在唐稷堯看來,公民在網絡空間發表言論,也需遵守相同的基本規則,即秉持客觀、公正的原則。“在此基礎上,公民在網絡空間發表言論也需要克制而不能任性。”唐稷堯告訴記者,言論在網絡空間傳播時具有放大效應,即傳播得更迅速,受眾更廣泛。“克制”可有效避免非客觀信息的傳播,從而避免誤導公眾。
  
  社交平臺應加大對發布內容的管理
  
  近年來,社會上涌現出越來越多的測評博主,不少人根據這些博主給出的信息去選擇產品等。該案中的被告為知名數碼產品測評博主,目前有44萬粉絲。這次的糾紛也吸引專家關注到對測評博主、平臺的監督。
  
  在省社科院教授胡光偉看來,“不能對工具本身做價值判斷。”他表示,互聯網作為工具,只有在人的使用下產生價值。網絡上出現的系列問題,系網友的非正確使用導致。為此,胡光偉建議,應當對測評平臺和個人設立門檻,考查相關資質。與此同時,相關部門應當加強監管,對出現問題的測評平臺或個人進行相應處分。此外,胡光偉還提醒,消費者應當理性對待測評內容和大V評論,“大V說的話并不都是真的,消費者要有自己的判斷。”
  
  “作為網絡服務提供者的社交媒體平臺,應承擔起自己在內容治理方面的主體責任,及時對用戶發布內容進行審核、對違法違規內容進行處置、對違法行為相關信息進行記錄,建立并完善公眾投訴舉報機制等。”廖永鈺說,如果明知網絡用戶利用其網絡實施侵權行為,而未采取任何必要措施,任憑侵權行為的繼續發生,對被侵權人造成精神或名譽損害的,應當承擔連帶責任。
  
  專家聲音 互聯網法庭重塑傳統審判流程和訴訟規則
  
  成都互聯網法庭是全國第一個實行跨行政區劃管轄互聯網案件模式的審判機構。自誕生以來,便引起眾多法學專家學者的關注。在成都互聯網法庭第一案宣判之際,四川大學法學院教授王竹接受了本報記者的專訪,就互聯網法庭對我國司法實踐的推動作用,以及其在司法改革中扮演的角色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隨著互聯網技術的不斷發展,互聯網規則治理的需求日益迫切。根據《2020年中國數字經濟發展報告》顯示,四川數字經濟指數排名全國第八,位居中西部第一。成都、德陽、眉山、資陽等地互聯網產業健康活躍,呈現出多元化的發展格局。
  
  “外部環境的變化結合司法改革的推動,使得成都互聯網法庭應運而生。作為成都鐵路運輸第一法院的內設機構,成都互聯網法庭的一大亮點便是可以跨行政區域管轄成、德、眉、資四地市轄區內的第一審互聯網案件,對于擴大司法公開、踐行司法為民具有重要的促進作用,是四川司法改革的一項重大嘗試。”王竹說道。他表示,后疫情時期,人們對于互聯網在庭審當中的應用有了更加深層次的認識,成都互聯網法庭在汲取了上述經驗的基礎上,已并非是簡單的“互聯網+審判”模式,而是新興技術與司法工作深度結合的產物,是對傳統審判流程和訴訟規則的重塑。王竹以“融合支撐”揭示司法改革和新興技術間的互動關系,在他看來,司法改革在推進新技術融入司法工作的同時,技術也反過來為司法改革提供了支撐。
  
  最后,王竹表示,成都互聯網法庭目前還處于初步發展階段,受案范圍上還存在一定的限制,未來,隨著審判人員業務水平的不斷提高、審判流程的日趨成熟,成都互聯網法庭必將有力服務于四川經濟的高質量發展,為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營造更有序、更安全、更公正的經濟社會環境。

免费古装A级毛片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