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監獄系統老干警講述抗美援朝的熱血經歷 將逃跑的美軍堵在機場,生擒!

  
2021-10-28 11:19:49
    

 

 

 

 

  本報全媒體記者 趙文
  
  今年10月25日,是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1周年紀念日。電影《長津湖》的熱映,引發了全社會對于抗美援朝戰爭的討論,越來越多的人緬懷志愿軍先烈,關注身邊的抗美援朝老兵。
  
  在四川監獄系統的老干警、老職工中,有著不少抗美援朝老兵。當年,年輕的他們秉承偉大抗美援朝精神,為保家衛國踏上朝鮮戰場。戰場歸來后,他們又走向了四川監獄工作的新征程。今天,讓我們一起來聽聽這些抗美援朝老兵的故事,致敬那些在炮火紛飛中浴血奮戰的老前輩。
  
  故事1
  
  “江水淹到我的腰上,邊渡江邊喝江水”

  
  戴著稻草編織的草帽,穿著深藍色外套,今年88歲的鄧明富依然精神矍鑠。當他看電視劇和聽到老戰友去世消息傳來的時候,老人會想起70年前他親歷的那場戰役,那些寒風烈烈、熱血涌動的日子,那最 耀眼的血色青春。星夜兼程跨過鴨綠江
  
  1933年出生在鹽源縣干海鄉的鄧明富8歲父母雙亡,成為了孤兒。1951年5月,他應征入伍成為了一名光榮的志愿軍戰士。從大涼山到大東北,鄧明富跟隨部隊跨越了大半個中國來到了黑龍江開始新兵集訓。“我們四川一起來的新兵剛到黑龍江一個星期,就全部用勺子吃飯了,太冷了,筷子根本沒辦法拿穩。”新兵訓練結束后,1952年2月的一個深夜,他跟隨部隊星夜兼程,跑步跨過鴨綠江大橋,正式進入朝鮮戰場。同年12月,鄧明富加入中國共產黨,成為了一名光榮的共產黨員。急行軍參與金城戰役
  
  從1952年開始直到1953年7月戰爭雙方簽署停戰協議,鄧明富一直在朝鮮戰場的前線參加戰斗,作為20兵團68軍的一員,他參加過著名的金城戰役,在陣地上迎來了停戰的消息。
  
  1953年6月,鄧明富所在的部隊突然接到命令,白天休息,夜間急行軍。所有參戰人員只帶雨衣和武器,其余隨身物品全部放下,深夜出發,急速前進。鄧明富說,深夜急速上山,急速下山,之后橫渡一條江。“我清楚地記得,江水淹到我的腰上,又累又渴,邊渡江邊喝江水。”
  
  過江不到半小時,炮聲隆隆,沖鋒的號角響起來,鄧明富和戰友們沖上山頂占領高地,乘勝追擊,拿下了敵人的團部。“我們進到敵人的團部后,發現鍋里的飯菜都是熱的,武器、物資、個人生活用品等全都還留在原地。”鄧明富說。鄧明富后來才知道,這場戰役叫金城戰役,是志愿軍轉入陣地戰以來規模最大、攻堅最難的一次戰役。
  
  戰爭結束以后,鄧明富跟隨部隊幫助朝鮮老百姓修路修渠,在朝鮮西海岸守了半年的海岸線。1954年,鄧明富復員回到西昌,成為了一名監獄警察。從1956年到1987年,鄧明富一直堅守在教育改造罪犯第一線。他的女兒也成為了一名監獄警察,接過了他的接力棒。作為老兵,88歲的鄧明富非常珍惜現在的日子:“為了家國的安定,數不清的戰友們永遠留在了朝鮮,我們要替他們好好活。”
  
  故事2
  
  “為黃繼光報仇!成為我們沖向戰場的吶喊”

  
  1932年,顏福孝出生于重慶云陽縣。1940 年,顏福孝的母親去世,父親下落不明。家庭貧苦潦倒,還有兩名幼小的弟弟,年僅8歲的顏福孝面臨著要如何活下去的考驗。“以我們的狀況也只能幫你把兩個弟弟照看好,你得靠自己養活自己。”得知情況的親戚趕來,幫忙照顧兩個年幼的弟弟。
  
  “活下去就有希望”,幼小的顏福孝只能給地主家放牛,一放就是好幾年。一天,正在山上放牛的顏福孝,遇見一支穿著整齊的部隊經過并向他問路,排頭戰士看他赤腳行走,就把身上的一雙膠鞋取下來送給他。“你們是干什么的,為什么要送我膠鞋?”“我們是八路軍,你腳上這么多傷,穿上鞋就不怕山里石頭劃腳了。”“我能跟你們一起走嗎?我想成為你這樣的人。”“等你長大點吧……”望著遠去的八路軍部隊,顏福孝為自己人生作出一個重大的決定——參軍。
  
  晝潛夜行向著上甘嶺前進
  

  1949年,17歲的顏福孝已是村里的一名民兵。1951年3月,“參軍光榮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征兵消息在村里傳開,部隊派人到村里征兵。顏福孝毫不猶豫地報了名。隨后,他跟隨部隊從云陽縣一路乘車,經萬縣(現萬州)、奉節縣,乘坐木船沿長江一路到武漢,又從武漢乘坐火車到了北京。來自全國各地的征兵隊伍在北京集中,開始了為期一個多月的戰前集訓,并成為第六十七軍野戰先鋒部隊的一員。
  
  部隊計劃從離鴨綠江很近的安東火車站進行過江。當顏福孝隨著部隊乘坐火車剛到安東火車站時,美軍的飛機從天邊飛來,拋下一枚枚炸彈。“全體匍匐,高射炮準備射擊!”面對美軍阻撓,部隊雖是第一次上戰場,但聽 到 命 令后 第 一 時間作出反應。
  
  天空頻繁出現美軍飛機,大部隊調整行軍計劃。白天在叢林中躲避、隱藏身形,夜晚再集體行軍。當天夜里,大部隊來到鴨綠江旁。“怎么過江?”顏福孝十分想問戰友。“全體注意,浮橋置于水面下方,準備過橋!”號令聲響起。
  
  “江水沒過膝蓋,果然踩到了浮橋,原來為防止美軍飛機發現浮橋并炸毀,浮橋設在水下。我軍必勝!”想到這,顏福孝信心更足了。經過10多天晝潛夜行生活和一次等待糧食補給的經歷,大部隊繼續向前,此時距離上甘嶺只有一河之隔。
  
  戰友黃繼光犧牲
  

  上甘嶺是十五軍和十二軍所在的第一陣地。要支援前方部隊,就得過河上山。當天夜里,顏福孝和大部隊迎來了入朝后的第一場戰役。戰爭持續到半夜,損失慘重。與顏福孝同村參軍的好朋友也犧牲了。顏福孝回憶,接連幾次突圍上甘嶺,都以失敗而告終。于是,大部隊決定從上甘嶺周圍的山峰進行突圍。當打入上甘嶺陣地時,顏福孝已經當上連長。
  
  “配合十五軍、十二軍作戰。”顏福孝收到命令。作戰期間,每天都有美軍飛機空襲,每天也有戰役打響。“就在一次大反攻戰役中,十五軍黃繼光的壯烈犧牲讓大家徹底爆發了。為黃繼光報仇!成為我們每個人沖向戰場的吶喊。”顏福孝回憶說,伴隨志愿軍的爆發,奪取了如597.9高地等諸多軍事要地,敵軍開始步步撤退,顏福孝和戰友們乘勝追擊,將逃跑的美軍堵在飛機場一一生擒。
  
  此時,部隊接到暫時停戰的命令,所有人原地修整待命。1953年7月,戰爭結束。
  
  “我們勝利了!”“我們勝利了!”……顏福孝呆滯地看到身旁突然歡呼雀躍的戰友,身旁戰友見他沒有反應,這才意識到顏福孝可能聾了。由于每天作戰,長時間的機關槍聲、炸彈爆炸聲讓30歲的顏福孝雙耳失聰。顏福孝被送至沈陽治療,經過治療,右耳恢復大半聽力的他又再次回到朝鮮堅守,直至1954年接到命令回國。
  
  轉戰教育改造戰線
  
  1962年,顏福孝轉業到四川會東鉛鋅礦勞改單位(攀西監獄前身)工作。到了會東鉛鋅礦,顏福孝沒有停歇,修公路、帶著罪犯采礦。當四川會東勞改總隊四大隊成立罪犯管理中隊時,憑借著出色的管理本領,顏福孝被選任為教育改造干部。逢年過節,遇見年輕人兩地分居,他總是主動站出來幫別人值班:“我家就在這里,你們放心回去團聚。”后來,他又被調入三大隊,負責鍋爐房的改造工作。每每遇見鍋爐積塵,他總是要自己清理才放心,旁人勸他,但他依然堅守不肯離去。
  
  年底爭優評先時,大家將顏福孝評為先進,但他卻對領導說:“年年(我)都當先進,還是要讓年輕人當。”隨著年齡增長,早期在朝鮮戰場受的傷和在會東勞改總隊的辛勞付出,顏福孝的精力不復從前,于是他被調到后勤負責籌備會務工作,直至退休。
  
  如今,88歲的顏福孝身患多種疾病,身邊離不開人照顧,便跟隨小女兒生活。“他能從朝鮮戰場上活著回來真是很了不起,我們作為兒女都感到驕傲自豪,以前他能說的時候經常紿我們講他去朝鮮打仗,上甘嶺參戰的經歷,我們兄妹都喜歡聽他講。”顏福孝的小女兒說,父親的故事讓后輩更加感受到前赴后繼這個詞背后,是無數革命前輩為了保家衛國做出的壯烈犧牲。
  
  故事3
  
  “參軍就是為了保家衛國,挺??!”
  

  對上甘嶺有著深刻記憶的,還有88歲的張惠華。
  
  1950年,年僅17歲的張惠華和顏福孝一樣,響應國家的號召參軍入伍,成為中國人民志愿軍第六十軍高炮五十三營一連的一名戰士。“進入朝鮮的當天,看著路邊嚎哭的百姓和殘垣斷壁的景象,更堅定了上前線的決心。”張惠華回憶。隨著上甘嶺戰役拉開序幕,張惠華所在的高射炮兵部隊被編入上甘嶺戰役參戰軍團的炮兵部隊,牽制美軍強大的空中火力,在上甘嶺周圍狹小的地域內,奪取局部的制空權。雖然不到20歲,但面對敵機轟炸,機關炮猛烈的掃射,張惠華沒有想過退縮,“那時沒有一個人害怕,大家都想著參軍就是為了保家衛國,挺??!”即使幾十年過去了,說起這段戰斗,張慧華依然情緒激動。
  
  在朝鮮戰場上,美軍幾乎用上了全部的先進武器。面對敵我實力的懸殊,張惠華和戰友們克服缺糧、缺水、缺彈等嚴重困難,堅持作戰,竭盡全力牽制敵人的火力,奪回了表面陣地。他們后來才得知,上甘嶺上打得昏天暗地的這一仗,持續了整整43天。
  
  1956年2月,歷經戰斗考驗的張惠華復員回到家鄉,選擇成為一名普通的監獄警察,繼續在祖國需要的地方默默耕耘。30多年,張慧華一直從事教育改造工作,兢兢業業,直到1993年光榮退休。
  
  “革命了一輩子,戰爭打不倒我們。戰友們犧牲了,我僥幸活了下來,我就要帶著他們的遺志走下去。今天的祖國繁榮富強,我倍感驕傲和自豪,年輕人們一定要珍惜現在和平幸福的生活。”老人說道。
  
  故事4
  
  “對黨和人民的熾熱情懷一日不曾褪色”

  
  1953年2月,漆德昌在遂寧參軍入伍,成為中國人民志愿軍二十三軍運輸大隊的一名戰士。按照他所在的軍隊的慣例,新戰士上前線前,都要在一顆空子彈里塞一張字條,寫上名字、家庭地址等個人信息,用塑料布裹緊,放在衣服左上邊的口袋里。
  
  作為運輸部隊,漆德昌和戰友們的主要任務是為前線運送彈藥、物資,并將犧牲戰友的遺體和傷病員運回后方。“白天運輸容易被敵機發現,運輸工作只能晚上進行。”漆德昌說。白天他們就躲在廢棄的礦洞或者山溝樹林里,怕暴露目標,沒法燒火做飯,就靠壓縮餅干充饑,有時沒有水,嚼得嘴角起泡。瘦小的漆德昌和戰友吃力地把每擔數百斤的彈藥物資裝到騾馬背上,在樹林和灌木叢中急行軍,往返30公里把給養送往前線,然后再把犧牲戰友的遺體和傷員送回后方。
  
  “冷也不曉得,餓也不曉得,也不知道害怕,唯一知道的就是完成任務。”漆德昌回憶,目睹戰友負傷犧牲,他只能咬牙把淚水憋回去,做好隨時上一線的準備。
  
  在戰火的洗禮中,漆德昌快速成長起來。入伍前,漆德昌讀過幾年書,上戰場后,他在擔任運輸任務的過程中,努力學習醫療知識,很快背上急救包成了一名兼職衛生員。停戰后,漆德昌又跟隨部隊留在朝鮮幫助當地老百姓恢復生產建設。在開山石、修公路、建水庫、蓋民房過程中,漆德昌的醫療技術派上了大用場,為志愿軍戰士減少了不少病痛。
  
  1957年7月,在朝鮮民眾的熱烈歡送下,漆德昌回到祖國。在朝鮮的5年間,漆德昌先后入了團、入了黨?;氐睫r村老家,根據組織安排,漆德昌帶動大家搞生產。在公社工作一段時間后,漆德昌來到了川北監獄的前身旺蒼煤鐵廠。因為有醫學知識背景,組織安排漆德昌前往成都多所醫學院校學習進修??荚嚭细窈?,漆德昌成了一名正式的醫生。
  
  那時候,川北監獄創建沒幾年。遠離機關的石洞溝條件更加落后。沒有房子住,漆德昌就和同事們先在山上的巖洞搭起床鋪,然后割了茅草搭棚子住。由于監獄地處偏僻,缺醫少藥。為了補充藥品的短缺,漆德昌動員經驗豐富的老醫生去周邊的大山里認草藥、挖草藥,最遠一次去到了幾百公里外,帶回了一車急需的中草藥。漆德昌在川北監獄一干就是30多年。時光匆匆,那個17歲跨過鴨綠江的少年,那個21歲光榮回國的青年,那個投身監獄建設無怨無悔的漆德昌,黑發變成了銀絲,從不曾改變的是他赤誠的情懷。
  
  川北監獄搬遷到綿陽后,已經退休的漆德昌與老伴跟隨子女也來到了綿陽。雖然退休了,但漆德昌依然關心監獄工作,經常參加黨支部活動,并積極為四川監獄發展建言獻策。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來,聽說可以為疫情防控捐款,生活并不寬裕的漆德昌立即捐出了500元。“我對黨和人民的熾熱情懷一日不曾褪色。”漆德昌說。
  
  編后
  
  在四川監獄,還有很多參加了抗美援朝的老兵,他們從戰場歸來,又為四川監獄建設接續奮斗。金堂監獄的陳廣志,為了保家衛國,他告別新婚3個月的妻子,毅然奔赴朝鮮戰場,爾后在36年的監獄工作中,兢兢業業、勤勤懇懇;廣元監獄的吳家敏,在朝鮮戰場接收傷員,毫無保留將畢生所學業務知識傳授給了監獄同事;雷馬屏監獄的涂青聯,從朝鮮戰場上歸來的他在監獄管教的崗位上,幾十年如一日踐行著錚錚誓言……
  
  不論是否戎裝在身,那些崢嶸歲月都將被歷史和人民記在心中。偉大的抗美援朝精神讓老一輩的英雄們始終初心不改,無論在哪個崗位上,他們都一樣為祖國貢獻自己的一份光與熱。偉大的抗美援朝精神也激勵著一代代四川監獄人激勵奮勇向前,為實現第三個“五年三步走”計劃,建成新型現代文明監獄,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和“兩個一百年”目標貢獻力量。受訪者供圖

免费古装A级毛片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