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保護音樂作品 版 權 這家公司使出區塊鏈技術

  
2021-10-22 11:56:22
    

 

  本報全媒體記者 劉冰玉
  
  區塊鏈不僅僅是像比特幣這樣的加密貨幣,亦可用于解決其它挑戰,這種新技術對于推動音樂版權保護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近日,成都中院就一起音樂版權侵權糾紛作出終審判決,采信了原告成都某文化傳播公司(以下簡稱成都某公司)提交的證明權利人身份的《區塊鏈存證證書》等權屬證據。這起采用區塊鏈技術完成音樂版權確權存證、助力版權方維護自身合法權益的案件,讓業內看到了區塊鏈技術賦能音樂作品版權保護的積極意義。
  
  案情回放 >>>
  

  今年4月,成都某公司因廣州某科技公司(以下簡稱廣州某公司)未經許可,在其運營的音樂平臺上向社會公眾提供涉案歌曲《過客》的在線播放和下載的信息網絡傳播服務,遂將其告上法庭,并出示了證明權利人身份的《區塊鏈存證證書》等權屬證據。
  
  天府新區法院一審認為,因引起本案糾紛的法律事實主要發生于2021年3月前,2020年11月11日第三次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尚未正式施行,所以相關規定仍適用2010年2月26日第二次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該案的爭議焦點有三個:成都某公司是否享有音樂作品《過客》的著作權并有權以自己名義提起訴訟;廣州某公司主張的授權抗辯是否成立;如果廣州某公司侵權行為成立,其應當如何承擔賠償責任。
  
  天府新區法院認為,關于爭議焦點一,首先,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三條、第九條之規定,公司企業可以成為音樂作品的著作權人。關于爭議焦點二,根據爭議焦點一認定結論,成都某公司為音樂作品《過客》的合法著作權人,廣州某公司在未經其許可前提下擅自就歌曲《過客(野夢版)》提供信息網絡傳播服務,侵犯了著作權人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故一審法院認為,廣州某公司授權抗辯不成立,應當認定廣州某公司的前述行為侵害了成都某公司享有的合法權益。關于爭議焦點三,根據爭議焦點二的認定結論,廣州某公司侵權行為成立,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四十八條之規定,廣州某公司應當向成都某公司承擔賠償責任。
  
  天府新區法院一審判決廣州某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10日內向成都某公司賠償損失2萬元及合理支出的存證費160元;駁回成都某公司其他訴訟請求。宣判后,廣州某公司不服,提起上訴。
  
  成都中院二審審理過程中,雙方當事人均未提交新證據。成都中院審理查明,案件相關事實與一審事實一致。該案依法經過一審、二審程序后,由成都中院于近日作出終審判決,認定成都某公司為涉案歌曲的合法著作權人,廣州某公司擅自就涉案歌曲提供信息網絡傳播服務的行為,侵犯了成都某公司依法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廣州某公司應當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等法律責任。
  
  值得注意的是,本案中,成都某公司主動運用新興技術手段,采用音樂版權確權、交易“一站式”服務平臺的區塊鏈存證服務,將涉案歌曲在該平臺取得的《區塊鏈存證證書》作為權屬證據的一部分提交至法院。法院審理認為,成都某公司舉證的《區塊鏈存證證書》是運用區塊鏈技術取證、存證的電子證據,區塊鏈存證具有可信、不可篡改的特征,在廣州某公司未舉出相反證據推翻其真實性的情況下,應予確認其真實性并采信。
  
  法官說法 >>>
  
  成都中院知識產權庭副庭長孫文宏表示,只有音樂人的權益得到保障,他們的創作激情才能被最大化激發,更多優質作品才能在音樂市場生根發芽。法院采信了由第三方版權服務平臺出具的《區塊鏈存證證書》作為有效權屬證據,這讓音樂行業看到依法維權的新路徑。
  
  在司法實踐中,權利人常常面臨電子證據固定難等問題。由于區塊鏈具有“去中心化”的特點,其公開、透明性、不可篡改的優勢也顯而易見。在孫文宏看來,區塊鏈本質上是一個分布式的共享賬戶和數據庫,具有去中心化、集體維護等特點,存儲于其中的數據或信息具有不可篡改的特征?;谶@些特征,區塊鏈技術的合理運用,可以為民商事活動奠定信任基礎。在著作權保護領域,傳統的證據形成和保存技術,在固定某些權屬或侵權事實時,容易在證據真實性、電子數據的客觀性方面引發爭議,進而增大舉證成本、維權負擔,而區塊鏈技術在證據留存、取得、提交上的推廣應用,則可以有效避免前述問題。
  
  孫文宏認為,運用區塊鏈技術取證、存證,本質上屬于民事訴訟法規定的電子數據,在符合民事訴訟證據規定關于電子數據真實性、客觀性的認定和采信標準,即滿足取證環境的清潔性、取證時間的客觀性、取證過程的規范性、取證結果的真實性、完整性、副本與初始取證結果的一致性要求,且對方當事人不能舉示相反證據推翻其真實性的情況下,通常應確認其真實性。區塊鏈技術以低成本、高效率的取證、存證流程,為著作權保護提供了新的保護方案,該技術的合理有效運用,能夠推動版權行業環境建設,為版權行業營造良性生態環境。

免费古装A级毛片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