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自導自演“綁架案”竟是為詐騙父母的錢

  
2021-10-15 13:03:06
    

 

▲小韓與母親唐某的短信聊天記錄
  


  王海波 四川法治報全媒體記者 牟廷河 文/圖
  
  近日,蓬安警方偵破一起敲詐勒索案。令人唏噓的是,違法人員小韓(化名)竟然自導自演“被綁架”,以此來敲詐自己的父母。原來,小韓因為自己遭遇電詐后,通過網貸來填資金“窟窿”,不料填來填去“窟窿”越來越大,最后竟想通過敲詐父母的錢來還債。目前,小韓已被警方依法處以行政拘留8日。
  
  幻想暴富
  
  兼職刷單反被騙

  
  小韓今年25歲,2017年大學畢業后在重慶一家公司當文員。工作了兩年后,不安于現狀的她干脆辭掉工作回了老家蓬安縣,幻想著能有更好的機會發展,追求更好的生活。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氐郊亦l的她才發現,自己的理想和現實有很大差距,她四處努力找工作卻四處碰壁,用她自己的話說就是“最后淪落到跟著親友找事情做、混飯吃的地步”。
  
  小韓說,2020年初,她本想再出去找工作,結果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她出不了門。眼看著周圍的同學、朋友都在安穩踏實地上班做事,她心里的落差很大,總感覺自己處處都比別人差一截。“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小韓對自己的生活處境很不滿意,時刻都在想著如何改變這一困境。
  
  就在這一年,小韓宅在家里,每天抱著手機、電腦,在網絡上苦苦尋找著掙大錢的機會。她開始在網上做起了兼職、刷單等她認為能賺錢的事情。充錢、轉賬、打款……小韓每天忙得不亦樂乎。原本自己身上還剩下些錢,很快就被“充”了進去。“起初想著做兼職刷單能賺錢,結果錢沒有賺到,還次次被騙……”小韓懊悔道。
  
  為填窟窿
  
  深陷網貸難自拔

  
  在做兼職刷單的日子里,錢不夠了,小韓就開始在一些網上平臺進行貸款。錢被騙了,她也去網上貸款。如此反復,她深陷其中,最終難于自拔。
  
  今年9月,小韓在網上刷單時又被騙了1.5萬元,而這1.5萬元也是她剛在某個網絡平臺借貸來的,誰知又被騙了個血本無歸。無奈之下,小韓又在網上找了兩個貸款平臺,成功貸了2萬元出來。漸漸地,小韓背負的貸款數目越來越大,自己沒有還款能力,又不敢跟家里人說,一想到每個月的還款壓力,猶如千斤重擔壓在她身上踹不過氣來。
  
  自己貸款的數額在不斷增加,資金“窟窿”越來越大,小韓開始對自己的貸款行為感到后怕。小韓心想,利息每天都在不斷地增加,必須想辦法盡快將貸款還了,否則難以脫身??墒?,到哪里去找錢呢?同學、朋友那里能借錢的地方,她幾乎都借了個遍,確實沒地方找錢了。
  
  為騙父母
  
  自導自演﹃綁架案﹄
  

  小韓開始在網上想辦法,一個“被綁架”的信息深深吸引住了她。她開始在腦海里謀劃盤算著:“如果告訴父母自己被綁架了,父母不會見死不救吧?”既不能告訴父母事情真相,還要以謊稱“被綁架”的方式去騙父母,小韓的心里很痛苦??墒?,貸款壓力逼得她已無路可走,在內心經過一番斗爭之后,小韓終于決定還是只有依計而行。
  
  10月8日這天,小韓用自己的手機以“綁匪”的口氣給母親發信息:“你女兒在我們手上,限你一小時內轉兩萬塊錢來,不然后果自負。”“把錢轉到你女兒微信上,不要耍什么花樣。”小韓的母親唐某收到短信后驚呆了,女兒出事了怎么得了,救人要緊,她回信息叮囑對方一定要保證女兒安全。老兩口在家中想了很久,心想錢可以給,但是怎樣才能保證女兒的安全呢?想來想去,老兩口認為報警才是唯一的出路。
  
  當日下午3時許,小韓的父母來到蓬安縣公安局相如派出所報案,稱女兒被綁架了。接警后,該所立即開展調查,經過民警多番調查發現,此時的小韓已經前往了重慶。于是,民警又及時與重慶當地警方取得聯系,并在重慶市一家賓館里找到了小韓。當晚8時許,蓬安縣公安局民警赴重慶將小韓安全帶回蓬安縣。
  
  小韓如實交代了自己以“被綁架”為由來騙取父母錢的違法事實,稱自己騙父母被綁架,只是想讓父母拿錢來給自己還貸款。據小韓交代,她在網上做兼職刷單被騙、被迫貸款累計已有幾十萬元。目前,小韓因涉嫌敲詐勒索被警方依法處以行政拘留8日。

免费古装A级毛片无码